Vire恒星

【超蝙】Irrespective of Cost

看完哭的不能自已

VeRay:


《不计代价》


(近期在写那篇战地记者AU且忙因此没别的更新…


(这里来讲讲昨天的一个梦…很复杂,惊了我。
(细节部分及结尾为后期补充。
(人太多,所以其中一个作为第一视角。
------------



        我是其中一个世界的超人,很早就失去了所属的蝙蝠侠,以至于几乎记不得存在着Bruce这个人;我的能力也有所下降,只比普通人强壮一点,仍旧容易被打倒。


        我遇见了另一个世界的蝙蝠侠——遇到他的时候他只是Bruce,他被打伤了,很虚弱,但似乎执意要前往什么地方。因为似曾相识又或是他固执的样子实在可爱…我提出要陪伴他。他一开始并不理会我,走得很快,我也只是远远跟着。后来他遇上了麻烦,一群街头混混跟随在他身后。我喊着“Don't touch him!”上去就是揍。起初很顺利,但因为我已丧失大部分力量,因此当一个体型大的人冲撞过来的时,我对付得很勉强。总算打倒对方后别的人又围上来。Bruce折返回来用随身带着的小刀解救了我的困境。我们逃离了。


        在奔跑的过程中,我眼前出现了Bruce闪回的记忆——他是个富家少爷,但其莽撞且暴躁的男友整天无所事事、进出赌场,最喜欢与人打混战。后来其因欠债过多的男友跑了,留下Bruce收拾烂摊子。我意识到那个混账便是这个世界的超人,Clark——只是还未觉醒,也不该如此无赖。


        Bruce说那已经无所谓了,或许Clark已经找到了下一个地方安放那个古怪的性子。而他离开了他的城市,因为哥谭已乌烟瘴气,各种横行的势力已把它摧残得不行。


        他似乎仍然思念着Clark。虽然Bruce也说似乎寻不到Clark的任何优点。也许你只是忘了,我有些歉疚地收回了我对他男友的指责。


        我们来到一条商业街,见到一个身穿白衣的金发女人。幻觉一直在干扰我,我看见街道两侧原本正常的店铺会忽然变作挤满机械零件的小型工厂——那场景绝对能引起不适,因为那些金属似乎是被注入了生命,注视着我们走过,毛骨悚然。但另外的人仿佛都没有看见这个。


        女人领着我们来到街道尽头。她打开了巨大的墙上开出的一扇门,我们走了进去,“房间”的四周都开着窗,外边的场景可以被操控着变换。正对着门的一扇窗更像是一面镜子,映射出银河的模样。女人在腰上系上了一根绳子,叫我抓住,然后走了进去。


        Bruce似乎开始解释周遭的一切。他说那女人有魔法(或是巫术),能够触及过去与未来。Bruce说他想看看他的未来——是否还有Clark的参与。我说这太疯狂了,不像是你。他说“可你从未了解我”。


        梦境里的尖叫是没有声音的,但我把女人拽了出来。她看上去吓坏了,说另一头有危险。但是是Clark被擒住了,受到折磨。Bruce也坚持往那边伸过头去,看完后,他说他要过去救人。


        在我们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面神奇的镜子上时,女人突然关上了我们身后的门,宣称门外有黑道来追杀,他们的目的则是为窃取镜子。但镜子一旦被人使用,也就无法为旁人所动了,她说。


        Bruce有些迟疑。女人忽然让周围的窗户变化起来,出现了他的Clark曾经与他在一起的时光:他们的确幸福,即便被烟雾缭绕、相互的争吵不断,那些微笑、拥吻——不会是假的。Bruce被戳到了痛处,他眼里含着泪试图去打开那些窗户,但无论费多大力气也是徒劳。


       他终究被说服了。与其面对无尽的麻木现实,不如追逐未来。他踏进那面镜子,身上没有系绳,我无法将他拉回。


        一个危险的笑容在女人的脸上一闪而过。外边没有黑道,她坦诚,她只是想逼Bruce尽快作出决定——而她根本没有将他送去未来,而是另一个残酷的世界。那头的怪物正要进攻,需要一个人类作为两个世界的引线、也作为人质。我气极了,冲上去要与她拼命。她挥手却让我看见了我的过去。


        我的Bruce。


        他是存在的。他曾经与我并肩作战,调侃我的木讷,也分担我的痛苦;后来他牺牲了,碎石砸落,他掉进了海里,狰狞巨大的海怪要吞食他、用长长的獠牙刺穿他——我的热视线杀死了怪物,但海上染出血色,我却不见了他。


        他消失了。也在我的记忆里日益褪色。


        女人对处在震惊中的我嗤之以鼻,毫不客气地嘲笑着我的愚蠢。她的笑声尖锐而刺耳,我敲打着另一个Bruce走进的镜子,却再也无法挽回。


        他们没有未来,他的Clark只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浪子而已,女人冷冰冰地说道。


        门外忽然响起了嘈杂的打闹声,我听见金属碰撞的凄厉声,还有一个与我近似的声音正在怒吼。女人慌了,大叫着这怎么可能,她在原地转了个圈,准备施法逃走。


        门板被砸碎了,熟悉的滚烫擦过我的脸颊——我没有受伤,但在飓风般的速度下,红蓝色的光撕裂了女人的双臂。


        那个往昔的浪子站在房间中央,身后是他的军队。他以鲜红的披风加身,眼里闪着血色与悲怆。


        这个超人从不回避杀戮,只是他的残忍里包裹着原本死去的爱。


        他看见了我,有些惊讶。但他先准备处理掉那个女人。


        告诉我,他去哪了。Clark的声音几乎降至冰点,只有我察觉到他难以抑制、因为害怕失去的颤抖。


        你知道那个怪物要征服的世界就是你的吧?逐渐扭曲的脸上挂着可怖的笑容,显示着“她”不是人类。它就要带着你的Bruce来打败你了。


        “她”消失了,在Clark的手里化作灰烬。


        超人。他伸手拉我起来。你会帮我吗?


       他的记忆在那一瞬涌入我的脑内。


       Clark也痛恨自己的无能,知道自己在伤害所爱的人。在曾经沉溺于荒诞游戏的时光里,他也一直被Bruce投来的无奈目光所刺痛。他逃离,是因为害怕。他的能力在那段时间里爆发了,他不想看见Bruce倒在暴怒之下的自己的怀里。好不容易控制住所有的能力,他回到哥谭时,但Bruce已不辞而别。痛悔的他肩负起拯救城市的重任——不仅仅是哥谭,而是整个世界。


        他组建了军队,全凭人们自愿。他知道大难来临,世界面临威胁。重伤的英雄们缩在角落,而他这个混蛋则要出头挑战虚无。


        他们永远是最好的。


        他这样对我说道。


        蝙蝠侠——我知道他一直想要成为那个骑士,宽恕我,爱我,拯救我。而我现在是要去成为你,我要成为正义,去赎罪,去解救他的幸福。


        你会加入我吗,超人?他又一次问我道。


        我也许再也找不回我的Bruce,但我可以帮助这个世界变得完美如初。


        我答应了。即使如今的我像是一个累赘。但至少也要尽力为他们消减一些威胁。

 
        
        他最终救回了他的Bruce。失而复得的喜悦同时也在我的心里绽放开来。


        你要完成你的幸福,我对Clark说道。代替我的那一份爱他。成为超人,成为你所信仰、所爱的一切。这个世界需要它全新的未来。


        我的身体渐渐冰冷,我终于听见了,那个更为柔和、低沉的声音。



       喂,Clark。


       我的Bruce在我耳边悄声道。


       梦魇已经过去了。

 

Fin.

评论

热度(89)

  1. Vire恒星VeRay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哭的不能自已